番石榴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欧盟法院裁定苹果公司无需向爱尔兰补缴130亿欧元税款【资讯】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番石榴财经网

欧盟法院裁定苹果公司无需向爱尔兰补缴130亿欧元税款

欧盟法院裁定苹果公司无需向爱尔兰补缴130亿欧元税款欧盟法院裁定苹果公司无需向爱尔兰补缴130亿欧元税款2020年7月16日 星期四 10:01欧盟普通法院(General Court)周三在一起规模130亿欧元(约合148亿美元)的税务诉讼中作出有利于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裁定,使该公司赢得了与欧盟的一场重要官司。欧盟反垄断官员此前称苹果公司应向爱尔兰缴纳这笔税款。

上述裁定驳回了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 . 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的请求。维斯塔格正牵头推动欧盟的一项努力,旨在限制苹果公司、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以及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等大型科技公司被指滥用自身地位的行为。

但周三的这一挫折可能会鼓舞维斯塔格和其他欧盟领导人推动为科技公司制定新监管规则,因为他们已提出,在从竞争到税收的众多领域,现有规则不足以约束大型科技公司。

这桩案件源自欧盟委员会2016年的一项决定,作为欧盟最高反垄断执行机构的该委员会当时称,爱尔兰必须追回苹果公司在2003年至2014年期间被指未缴纳的130亿欧元税款。欧盟委员会认为,依据欧盟严格的国家补助规则,这笔款项属于不合法的补贴。

欧盟普通法院未采纳上述理由,称其之所以推翻欧盟委员会的决定,是因为该委员会未能按法律要求证明苹果公司获得了不合法的特殊待遇。

2016年这项针对苹果公司的决定是维斯塔格在欧盟反垄断执法部门任职期间对科技公司的首批猛烈抨击行动之一,她因此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戏称为“收税女士(tax lady)”。后来,她又向谷歌开出了三笔总计94亿美元的罚单,并对亚马逊公司和苹果公司展开了正式的反垄断调查。维斯塔格目前还负责科技监管事务,并在考虑对科技巨头征收数字税。

面对周三的裁定,维斯塔格表示,她将“仔细研究这项判决,考虑下一步可能采取的行动”,并誓言会继续调查各国与企业之间的税收协议,以确定它们是否构成非法补贴。

她说∶“欧盟委员会完全支持所有公司都应该缴纳公平份额税款的目标。”她补充说,如果一个欧盟成员国政府给予企业其竞争对手无法享受的税收优惠,“这有损欧盟的公平竞争”。

苹果公司律师在去年9月份普通法院的一个听证会上称,欧盟委员会要求补缴这笔款项的决定“无视现实和常识”。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当时抨击这项决定“纯属政治扯淡”。

不过,苹果公司已将这笔款项存放在一个托管账户中,等待欧盟法院的裁决。

欧盟委员会仍可以在作为欧盟最高法院的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就针对苹果公司的这一裁决提出挑战。不过,在最近的评论中,维斯塔格指出了国家补助法在执行她所称的“缴纳公平份额税款”方面的局限性。

欧盟委员会针对苹果公司的上述决定被推翻之际,围绕大型科技公司应该缴纳多少税款以及应该在哪里缴纳的交锋正处于敏感时期。欧洲国家和美国在有关这一话题的国际谈判中陷入僵局,欧洲主张制定要求科技公司在客户所在地支付更多税款的规则,而美国则拒绝接受一项不能适用于所有公司的制度。

法国等几个国家已经单方面对科技公司征税。包括维斯塔格在内的欧盟领导人已表示,如果到今年年底国际层面没有取得相关进展,欧盟也将这麽做。

苹果公司和爱尔兰周三对推翻相关决定表示赞赏。爱尔兰重申,该国没有给予苹果公司特殊待遇,并表示苹果公司已按照“正常的爱尔兰税收规则”纳税。

苹果公司称,该公司支持关于各国应该如何划分跨国公司税权的国际谈判。该公司发言人说∶“这个案子不是关于我们缴纳多少税,而是我们被要求在哪里纳税。我们很自豪能成为全球最大的纳税人,因为我们知道纳税在社会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不过税务活动人士表示,欧盟普通法院的这一裁定使他们更有理由呼吁制定新规则。

活跃在债务和金融领域的非政府组织欧洲债务与发展网络(European Network On Debt And Development)的Tove Maria Ryding称∶“如果我们有一个适当的企业税务制度,我们就不需要冗长的法庭案件来查明跨国公司缴纳低于1%的税款是否合法。”

虽然苹果公司税务案在法律上与维斯塔格正寻求的其他反垄断执法没有关系,但周三的裁决可能会损害她的声誉,并让人对其他案件是否具有可靠的依据产生怀疑。欧盟委员会目前正在法庭上为针对亚马逊的一桩类似税收案件和针对谷歌的三项反垄断决定进行辩护。

欧州议会的德国中右翼议员Markus Ferber表示∶“有时,这位竞争事务专员应该克制自己对于登上政治报道头条的渴望,而是更彻底地准备自己的诉讼,以便让这些诉讼能在法庭上站得住脚。”Ferber在2016年支持了欧盟委员会对苹果公司的裁决,他说∶“像这样的高调裁决被推翻,对税务正义事业是相当不利的。”

周三裁决中被推翻的税务案件是基于欧盟法律的一项特异之处,该法律旨在通过禁止各国政府向企业提供某些类型的国家援助,为整个欧盟的企业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这是维斯塔格对亚马逊、星巴克(Starbucks Corp., SBUX)、耐克公司(Nike Inc., NKE)、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FCAU)和法国Engie SA提起的一系列诉讼中的第一起重大税务案。到目前为止,在一起针对星巴克的税务诉讼中,普通法院裁定该公司胜诉,但在针对菲亚特克莱斯勒的诉讼中则裁定欧盟委员会胜诉。亚马逊3月份曾在普通法院辩称,维斯塔格2017年有关向卢森堡支付2.77亿美元被指未缴税款的命令里充满了法律错误和事实性错误。

欧盟委员会的律师否认了这些指责,并表示亚马逊和卢森堡都未能证明双方没有从税务交易中获得不公平的优势。

苹果公司案的一个核心问题是,1991年和2007年针对苹果公司的两项爱尔兰税务裁决是给予了该公司某种形式的特殊待遇,还是只是重申了在更普遍的适用情形下对爱尔兰税法的一种解读。

上述裁决允许苹果公司在爱尔兰注册的两家子公司在11年里只将约1,300亿美元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记为来自爱尔兰的利润。欧盟委员会表示,所有这些收入都应该记为来自爱尔兰。但爱尔兰政府和苹果公司表示,鉴于苹果公司几乎所有的知识产权都是在美国而非爱尔兰开发的,双方对这些利润的分配方式是合理的。

普通法院在周三的裁决中表示,尽管在有争议的税务裁决中存在分歧,但欧盟委员会并没有证明爱尔兰政府给予了苹果公司其他在爱尔兰的公司无法获得的特殊优势。

欧盟委员会此前在其决定中表示,这些裁决赋予了苹果公司一种选择性优势,因为这家iPhone制造商和爱尔兰未提供具体证据来证明相关利润分配是合理的。欧盟还表示,这些裁决背离了“公平独立交易原则”。根据该原则,同一公司旗下不同部门之间的交易应在假设它们是相互独立的情形下来设定商业条件。

不过爱尔兰辩称,税收相关裁决未偏离正常课税方式,因其只是遵循了爱尔兰税法的一项规定,即非居民企业不应为并非在爱尔兰产生的利润缴纳所得税。

另外,欧盟委员会周三阐释了关于如何确保整个欧盟范围内课税更加公平的几项计划,其中一项是要求数字平台承担更多义务,报告其纳税地点和金额,另一项是为欧盟各司法管辖区的联合审计提供便利。基于这些计划的立法提案将在秋季提出,有待各国政府和欧洲议会的批准。

“在企业课税这一问题上,此项(苹果公司税收案)裁决可能让公司税改革的必要性变得更加迫切和明确,”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事务的副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说。“欧盟委员会将在秋季的一揽子方案中提出这一点。”

低调硬朗工业风

真皮沙发怎么选

现代风遇见高级灰